村霸何以如此嚣张?

2019-03-30 IT新闻网 网络整理
浏览

  一、事情的概述:
  就在全国人民期盼的两会即将召开的前夕,2015年3月1日上午八点多钟,山东省乳 山市下初镇下洼村全体村民都在村委办公室前等候准备进行新一轮的土地竟包。此时,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 以村霸书记刘宗峰、其父刘书刚、兄长刘宗禄为骨干的打手,纠集邻村一些地痞流氓组成团伙,对我爸刘宗洪和村委委员刘长林当街殴打。其村霸父亲刘书刚和其兄刘宗禄用双截棍多次殴打我爸的双腿、后背,用拳头猛击其头部、面部,将其打倒在地后,书记刘宗峰又朝其腰部、臀部狠踢几脚,我爸被打的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然而其恶霸父亲刘书刚此时又顺手捡起路旁的一块砖头,直奔我爸,说要让我爸脑袋开花。当街二百多群众都既不敢怒,又不敢言,幸好有两位正义的群众,壮着胆子站出来劝阻,才避免了更大流血事件的发生。打完我爸后,其恶霸父亲刘书刚,又当场喊了另外一些村民的名字,扬言:你们就等着这样的下场吧。我爸被打的当即送往市医院进行治疗。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终止。中午过后,其父刘书刚又窜至我家,当着我妈和两个孩子(一个6岁、一个10岁)的面,砸碎我家门窗玻璃,又用砖头把我家厨房的两口大锅砸了个稀巴烂(下面有图),并对着我妈吼道:我要灭了你全家。两个孩子被吓得嗷嗷大哭,浑身发抖。在场的群众就是铁证。

  二、事情的根由。
  前几年,在刘宗峰任村支部书记兼任村主任,大权独揽期间,其主管会计、妇女主任等其他村官,几乎都由他的亲属担任。其父刘书刚公开叫嚷:下洼村就是我们家说了算,我们家族最大,谁也不怕。然而,该书记用权不走正道,飞扬跋扈、横行乡里,不按规定向村民公开账务,资金去向不明,欠债离谱,广大村民心存怨气。因此,在2014年的村委选举中,村主任的官衔落选了。新的村委会在接管账务时,发现了许多问题,要求上级彻底查账,找出问题,因而惹恼了这个村霸家族。这就是根源。

  三、令人匪夷所思的几点问题。
  1、我爸被打的时候,有群众打110报了警,然而不足4公里的路程的宽敞马路出警却用了1个多小时。到达现场后,不是重点放在被打人的情况调查和伤情了解,而是查看打人者的伤情,这正常吗?
  2、当行凶者进入我家进行疯狂的打砸,并扬言要灭了我们全家时,我们报警要求执法人员为保护我们家人的安全,依法对行凶者进行拘留时,而接警人员竟说:这是属于民事纠纷,公安机关不能抓人。请问什么程度才能构成治安案件,实施行政拘留?应该怎样鉴定?
  3、夜闯村民刘崇家中,我们第三次报警,进行求助,问接警人员:为什么还不控制行凶者?有个警官却说:他们家锁着大门不开,还养着狗。请问:是打不开其家门,还是打不开关系门?是怕狗,还是怕人?是尽职,还是渎职?
  4·第二天派出所才传唤了其父刘书刚本人到所询问情况,录完口供随即放人,其他打人者均未传唤。合法吗?

  四、反贪腐、惩村霸、还公道是全体村民的心声和期盼。
  由于事情迟迟不能得到答复,2015年3月4日上午,我们家人和部分村民代表被迫到乳山市政府上访,讨公道。接访的领导同志很重视,认真进行了接访,对我们的诉求进行了安排,我们表示相信党,相信政府,相信我们大多数的法律工作者,会在以 总书记为代表的新的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严查贪腐,严惩村霸,还群众一个公道,还党在群众心里一个圣洁的、崇高的位置,让群众从心底喊出“共产党万岁!”的世界最强音。

  

村霸何以如此嚣张?


  

村霸何以如此嚣张?


  

村霸何以如此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