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中共武汉市江汉区委张俊勇(转载)

2019-03-30 IT新闻网 网络整理
浏览

  张书记:
  我们是乐居贷诈骗案受害人,由于受你领导的乐居贷专班属下们不能回答下列问题,因而写此公开信,向你问询并要求回答。
  一、2019年3月7日,经侦郑队在沟通会上说:乐居贷案中,郑伟、罗光明、崔蓓蓓属于诈骗,但乐居财富平台是“非法集资”。江汉经侦也正是以此说法为依据,于2018年12月,将李建保等6名涉案人员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移交区检察院审查起诉。李建保与郑、崔同为股东,同为乐居贷运营期间的核心高层,他怎么就可以区别于郑、崔而降罪为非吸了呢?别说郑、崔服不服,我们看了也替郑、崔忿忿不平呢!我们要问:做出如此区分与法有何依据?在62亿总额中,涉及诈骗金额是多少?“非吸”金额又是多少?恳请能给我们受害人一个明确且数量化的答复。
  二、郑炜、崔蓓蓓和罗光明于7月11日晚出逃美国,8个月来,没有劝返方案,也没有实际组织开展境外追捕,致使乐居贷诈骗案主犯至今逍遥法外,并在美国继续“呼风唤雨”,频繁更换盛世乐居法人、董事和操控股票涨跌。而2018年12月,江汉区警方在主犯尚未归案的情况下,便匆匆将李建保等6名涉案人员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移交区检察院审查起诉。我们认为,这实际上是在帮助涉案人员逃避集资诈骗刑事责任,达到“轻小保大”的目的。轻小,是意图通过“非吸”轻罪减轻李建保(李建保案发前是乐居财富运营期间的核心管理成员,案发时掩护大股东郑炜、崔蓓蓓及高管罗光明出逃,属于集资诈骗共同犯罪)等6名涉案人罪行,以换取他们避重就轻,严守所知晓的“内幕和秘密”,最终目的还是保大;保大,则是通过消极甚至暗中阻挠追捕郑炜、崔蓓蓓东和罗光明回国归案,以确保与他们具有见不得人利益关系的江汉区、武汉市甚至更高层官员不至被揭发“咬出”,从而得以既得到了不义之财,又逃避了党纪国法惩处。
  三、崔蓓蓓是出资占40%的乐居财富第二大股东,长期担任盛世乐居(含乐居财富)的监事职务,在乐居财富平台上通过频繁出借大量资金,造成快速满标假象,诱惑受害人出借资金,其参与集资诈骗犯罪的证据充足。然而,江汉区经侦一直以没有证据指证崔蓓蓓涉嫌犯罪,要给她以辩护机会为由,拒不将崔蓓蓓列入犯罪嫌疑人。后在多方压力下,才于今年1月9日的公告说已对崔蓓蓓进行网上刑事拘留。不是报请批准逮捕,而是网上刑事拘留,如此避重而就轻,将其与“崔专司与政府相关官员往来”的风传联系起来,是不是又一例“保大”呢?
  四、金融案件侦查,只要不是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不想刻意掩盖,常规的做法是调取涉案银行资金收支流水,查明诈骗而来的资金最终流向哪些账户,再按账户查人,这些在大数据时代都不难做到。但是,江汉经侦在案发至今的8个月中,迟迟避答乐居贷案待收本息13亿资金流向查明情况。我们受害人不求公布细节,但要求给出一个总的情况说明是天经地义的,这是法律赋予受害人的知情权利,请不要再无视和剥夺我们的知情权了。
  五、乐居贷案发后,在江汉区经侦说已经对郑炜包括家人布控的情况下,郑炜的女儿郑昕彤却于8月3号10时,从上海乘坐MU587航班离境赴美。由此导致警方失去了一个劝返郑炜的重要砝码,郑炜则解除了后顾之忧,得以更加肆无忌惮、为所欲为。我们有理由怀疑,正是有人惧怕郑炜会因为女儿在国内这个“后顾之忧”而可能选择“回国自首”,进而将势必交代出与有关官员利益交换的内幕,从而故意放跑其女,以避免郑、崔“狗急跳墙”。是谁为郑昕彤离境出谋划策,办理的出境手续、购买机票、送到机场......以经侦现代化的侦查手段,只要顺藤摸瓜,必有结果。对于这种“玩忽职守”不监控甚至是蓄意“放跑”,导致诈骗犯得以无所顾忌地与正义和法律对抗,必须有人负责,请给我们受害人一个交代。
  六、专班成立8个月来,采取“忽悠策略、拖延战术”,故意不作为、懒作为,在沟通会上闪烁其词忽悠受害人......导致案件进程缓慢,效率极低,成果甚少,以至于苦无内容可资案情通报。对此,李维炳作为专班负责人肯定是“难辞其咎”的。但是,任命与金融不搭边的综合计划局局长做专班负责人也绝非是“用人不当”这么简单,而是因其能够切实领会和保证贯彻领导旨意,才得以委以重任吧?因此,对任命他的领导更需问责!专班说,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上会研究决定的,他们只是执行者。那么,张书记一定多次听过专班的工作汇报,并多次做过有关指示吧?我们认为,你作为江汉区一把手的“定调”和指示,应是导致专班目前状况的根本原因。
  此外,罩在诈骗犯郑炜身上的各种耀眼光环,在授予前,一般都要经江汉区相关部门甚至区委确认、同意、盖章,其中有没有金钱铺路、幕后交易?7月12日,乐居贷案发当日,在平台已被警方控制的情况下,是谁下令将政府官员视察、讲话,为乐居站台的宣传内容删除,将盛世乐居的LOGO抠掉的?为什么经侦明明知道盛世乐居和乐居财富为同一股东出资人,高管人员相互兼职,却一再刻意把乐居财富与盛世乐居分开?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似乎都与其中的腐败猫腻有着“扯不断、理还乱”的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问题,专班回答不了,希望领导专班的张书记能够响应受害者的呼声,给予清晰明了的回答。
  出了问题必须有人担责,“正义可能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我们坚信乐居贷案终有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届时谁该承担多大的责任,完全取决于相关当事人今天的所作所为的,我们拭目以待。

  乐居贷受害人
  2019年3月